農民工為何命喪討薪路
  山西民警“腳踩頭髮”粗暴執法事件調查
  涉案民警已停職,檢察機關已立案偵查
  年關將至,一則“警察打死討薪女農民工,死亡後仍遭腳踩頭髮”的消息從26日開始在網絡廣泛流傳,該消息稱,當事農民工因討薪與工地保安發生衝突,農民工被帶進派出所後挨打,其中一人死亡,一人被打斷4根肋骨。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。
  討薪不成反遭打
  網絡披露的一張照片被描述為:“面對暈倒在地的女農民工,警察不但沒有採取搶救措施,反而由胖警察用腳死死踩住女農民工的頭髮,長達一個小時”,顯得極為扎眼。死者家屬質疑警方濫用武力、野蠻執法,呼籲相關部門“不包庇、不護犢”,依法查處,還死者以公道。
  照片中被踩頭髮的女農民工周秀雲來自河南省周口市鄲城縣,今年47歲。她21歲的兒子王奎林告訴記者,從今年10月中旬開始,共有13個老鄉在位於太原龍城大街的“山西四建集團經貿龍瑞苑工程項目”工地打工,主要從事木工活兒。木工工程已經於12月5日結束,但包工頭四川人周理品還欠著他們2.9萬元的工錢,多次催要未果。
  眼看著春節來臨,農民工們計劃直接向項目部討要工錢。12月13日16時許,王奎林和3名工友來到工地北門,欲找項目部負責人討要工錢。但被保安攔在門口併發生口角及推搡,爭執中,保安打電話報警。
  王奎林回憶說,轄區派出所民警到場後始終罵罵咧咧。聞訊趕來的父親王友志被警察按倒在地、強行上銬。母親周秀雲抱著警察的腿懇求放人,在此期間便遭遇拽頭髮、擰脖子等暴力侵害。“那個警察把我媽的頭狠命往下按,臉都貼到肚子上了”,後來母親便仰面躺地長達1個小時。一位身材偏胖的警察用腳踩著母親的頭髮,並指責她“裝死”。
  “相隔不過幾米,我不知道妻子的死活,更不能上前救助。”王友志說,警察將現場警戒,妻子的頭髮被一名警察牢牢踩住。後來,警察把他們夫妻塞進同一輛警車,由於是背銬,他只能用腿拱一拱妻子並呼喊著她的名字,但此刻妻子已經沒有任何反應,當時是昏迷還是已經死亡王友志也說不清楚。
  王奎林證實母親身體狀況一向良好,沒有任何致命的疾病。他說,13日當天最低氣溫零下11攝氏度,母親在地上躺了1個小時。“母親是被當場活活打死,還是被帶進派出所之後又遭打而死?”王奎林氣憤地質問,他認為母親死得不明不白。
  粗暴執法釀悲劇
  王友志一家三口及另外兩名老鄉是在當天17時左右被帶進太原市龍城派出所的。王友志說,他在派出所的衛生間內遭到了毆打,“他們抓著我的頭髮,用腳往死里踢我”,此後,在辦公室又有民警用鞋對他頭部左右開弓,打得他頭暈目眩、滿臉是血。每每談到此他便失聲痛哭。
  據王奎林說,他和另外兩個老鄉,也被派出所的民警教訓一通,腰背上的淤青六七天后才散去。
  王友志目前住在武警山西省總隊醫院的普外科。在醫院12月22日出具的檢查報告單上顯示著“左側第6-9肋骨骨折”的檢查結論。
  最讓公眾感到震驚的是,47歲的周秀雲在此事件中殞命。“妻子靠著牆耷拉著腦袋一動不動,我請求警察幫忙照顧,但沒有人理我。”王友志被關進派出所的留置室,妻子就在門外不足兩米處的地板上坐著,他眼睜睜地看著妻子不省人事,卻無能為力。凌晨3時許,他在派出所內接到了妻子死亡,遺體已被送至太平間的通知。
  涉案民警已停職
  疑似“民警腳踩女農民工頭髮”的照片引起網民極大憤慨,但由於是手機拍攝照片清晰度不高,頭髮是否被腳踩無法辨認。
  “在公眾場合民警絕不可能有上述行為。”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值班民警劉金潤言之鑿鑿,他說網絡照片的拍攝角度是從當事民警側後方拍攝,因此產生了腳踩著婦女頭髮的視覺誤差,而且上傳者斷章取義故意誤導廣大網民。
  副所長徐龍則承認此事件發生在該所轄區,涉事民警王文軍也屬該所。但由於目前檢察機關已經介入此案,相關的詳細情況眼下不便透露。
  死者周秀雲的外甥媳婦王星星向“中國網事”記者提供了一段時長3分44秒的視頻錄像,視頻中一名民警緊挨著周秀雲的頭部站立,能明顯看到頭髮被踩在腳下,而且記錄了民警先左後右換腳踩的細節。
  太原市人民檢察院在26日披露的消息稱,該市小店區人民檢察院在事發當日的19時許就接到了公安機關的報告,稱龍城派出所民警在處置警情時發生“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”。從事發到確認死亡僅僅3個小時。
  26日晚,太原市公安局發佈通報稱,公安機關將全面配合檢察機關工作,對民警違法違紀問題,堅決依法依紀嚴肅處理,絕不姑息。據悉,太原市小店區人民檢察院已於26日對涉案民警王文軍以涉嫌濫用職權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。
  本版均據新華社
  (原標題:農民工為何命喪討薪路)
創作者介紹

rivpfmgckob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