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員貪腐統計分析 資料圖
  人民網北京10月4日電 9月24日,年近60的劉鐵男站在廊坊中院庭審現場痛哭流涕。他應該不會想到,38年前信誓旦旦入黨的那個年輕人,竟會如此結局。“我怎麼會墮落成這樣?”這是他在仕途終點的捫心自問,也叩擊著那些大大小小落馬官員們的靈魂。從已披露的腐敗案件來看,落馬官員們恐怕早已放棄馬列信仰,人民日報客戶端“時局”欄目今日刊發文章《貪官三信:鬼神、金錢和關係》一文,對“失魂落魄”的落馬官員做一盤點。
  ◆信鬼神:遇事最愛問計於神
  “從封建迷信中尋找精神寄托,熱衷於算命看相、燒香拜佛,遇事‘問計於神’。”習近平曾經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中嚴肅批評了這部分官員的“信仰偏移”。
  在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的案情中,“濫用職權進行封建迷信活動”讓人震驚。媒體稱,李春城曾將家裡老人墳墓遷往都江堰,並花費千萬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;他還對民間算命先生言聽計從,在成都市行政中心的項目啟動中將其建在污水處理廠附近;當一重大投資項目接連出現不利突發事件後,他又安排道士作法驅邪。
  荒謬“事跡”被披露後無不成為坊間笑柄。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長期燒香拜佛,併在辦公室內放置了“保一輩子不倒的靠山石”,看來這石頭是靠不住的。廣西永福縣委書記黃永躍對著《周易》掐指一算、頂風違規發放百萬津補貼,看來這神算也是不准的。
  信了鬼神,王林之徒才能當道,跳梁小丑才會登堂入室,被奉為上賓。迷信與權力“勾肩搭背”,不僅僅是斷了自己的前途,更傷害到公共利益。揭陽市委原書記陳弘平貪污撥款300萬建陰宅、風水工程,到頭來公眾為其迷信埋了單。湖南省雙峰縣國土局也曾花重金購買了“轉運風水球”“頂”在辦公樓,而這個“轉運風水球”,竟然是雙峰縣國土局黨組開會通過的。
  ◆信金錢:唯有錢能帶來安全感
  落馬官員們,在金錢的攻勢下,悉數加入“拜物教”。劉鐵男用“利令智昏”來形容自己的所作所為,3558萬元的“利”毀了他,也毀了他的家人。
  甚至還有官員給自己制定了貪污計劃。據報道,廣東省韶關市公安局原局長葉樹養受賄有著明確的奮鬥目標,“留下2000萬元給兒子、2000萬元給女兒女婿、2000萬元給自己安度晚年”,他也因這三個“2000萬元計劃”的“宏偉目標”被網友稱為“最有理想貪官”。
  成為金錢奴隸,就難以停止。“(妻子)聽別人說投資房產可以賺大錢就去投資購房;聽說玉器可以保值增值,就去購買玉器,還經常跟我說屋頭錢又沒得了。”在這種心理影響下,成都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戴曉明即使受賄1479萬仍常常感覺資金拮据,他認為“唯有金錢能帶來安全感”。
  ◆信關係:把官場潛規則奉為圭臬
  還有的官員不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為群眾做實事上面,而積極走關係,找靠山,拉圈子。
  今年的山西官場,“地震”不斷,“餘震”連連。僅半年內,就有4名省委常委、1名人大副主任、1名政協副主席、1名政府副省長,連續兩任太原市委書記、兩任運城市委書記落馬。不僅如此,在其他地方、領域發現的案件,也都有類似現象。如四川官場窩案、中石油腐敗案、茂名窩案等。
  貪官的圈子,是營造腐敗的據點;貪官弄圈子的過程,也是集體腐敗的過程。
  在廣東茂名,原市委書記周鎮宏和其繼任者羅蔭國前後兩任一把手“前腐後繼”,通過“買官賣官”,把茂名市官場織成了一個腐敗場,導致案發後茂名市轄6個縣(區)的主要負責人無一幸免,波及黨政部門105個,其中159人涉嫌行賄買官。這麼多落馬幹部,正是陷入了總書記所說的信奉“拉幫結派的‘圈子文化’”,整天琢磨拉關係、找門路,分析某某是誰的人,某某是誰提拔的,該同誰搞搞關係、套套近乎,看看能抱上誰的大腿。
  圈子就可靠嗎?官官相護就牢靠嗎?已被執行死刑、被媒體稱為“許三多”(錢多、房多、女人多)的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曾表露心聲:“我總以為朋友靠得住,並心存僥幸地認為,即使出了事,組織上查,也會有人替我擋一下。”看來這個算盤也落空了。
  官員落馬出事,根子還是理想信念出了偏差。強力反腐,實際上也是價值觀的較量。從高壓肅貪不敢腐、建章立制不能腐,再到標本兼治不想腐,恐怕還須通過常補理想信念之“鈣”,使官員們在行使權力的過程中自覺地限制私欲膨脹,從而達到徹底風清氣正的目標。(杜文明 李建廣)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rivpfmgckob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